1

貴州茅臺,A股股王,你不得不服。

3月19日,茅臺盤中最低報價960.1元。僅僅28個交易日之后,即今日盤中最高報價1299.94元,累計上漲27%,期間最大漲幅超過35%。對于一家市值超萬億的巨頭,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頻繁、持續創下歷史新高,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要知道近來大盤萎靡不前。

(行情來源:Wind)

當前,茅臺最新市值突破16000億元,流通市值已經超過工商銀行,總市值超越全球最大的食品飲料巨頭——可口可樂,搖身一變成為全球消費龍頭“一哥”。

茅臺上市將近20年,累計漲幅將近300倍,一次又一次給茅粉帶來了絕對誘人的驚喜與回報。

今年,新冠疫情瘋狂肆掠,絕大多數行業均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市場主力資金近期也拼命瘋狂尋找業績確定性的行業。一看,白酒就是那個夢中情人,而茅臺又是最靚麗的仔,自然會有大量資金去擁簇。

(今日白酒再度集體大漲,來源:Wind)

但茅臺的身子骨(基本面)似乎還沒有跟得上、吃得消。因為疫情對于茅臺依舊有一定的影響,還有過往產能、久久不能提價的猶豫與彷徨。

2

4月27日晚間,茅臺發布一季度“成績單”。據財報,一季度總營收244.05億元,同比增長12.76%,歸母凈利潤為130.94億元,同比增長16.69%。

這一組數據,有不少東西可以解讀。

第一,2020年,茅臺規劃安排的營收增幅為10%,一季度增速將近13%。從而推算Q2-Q3,僅需9%的增速,便能完成全年目標。看起來,似乎so easy!

第二,利潤增速高出營收增速4個百分點。分拆之后,發現期間費用率下降是主因。尤其是銷售費用率下滑1.27%至2.61%。預計主要是今年春節提前導致費用前置,同時疫情影響了渠道費用投放的節奏。

當然, 這也會導致凈利率提升——Q1為56.8%,同比提升1.75%。

(來源:Wind)

我們將茅臺總營收分拆,酒類業務營收243.91億元,同比增長12.76%。其中,茅臺酒收入222.22億元,同比增長13.97%;系列酒收入21.32億元,同比增長1.72%。

然而,去年全年茅臺酒收入增速為15.75%,系列酒收入增速為18%。從這個角度看,疫情對于系列酒的影響可謂不小,不過占總營收比例小,影響甚小。

如果單季度比較,2019年Q1營收增速22.21%,利潤增速31.91%。這樣一對比,是不是茅臺一季度的業績也并沒有券商認為的那么樂觀呢!

有人會說了,一季度明明比全年預期的10%的增長高出不少。少年,要知道市場對茅臺往往都有高期待,說的10%,往往結果要遠超出10%,才好給市場交代。如果真只有10%,市場或許會死給你看。

另外,按照銷售渠道來細分,直銷收入19.38億元,同比增長77.57%,而批發渠道224.53億元,同比增長9.32%。

(來源:茅臺年報)

截止一季度末,茅臺全國經銷商數量總計2061家,報告期減少316家。其中,醬香型系列酒經銷商減少287家。并且,2019年全年凈減少610家經銷商,其中醬香型系列酒503家。

(來源:茅臺年報)

單從直銷收入增速、以及一減再減的經銷商數量上看,讓不少投資者期待著茅臺直銷渠道會崛起,成為拉動業績增長的“武器”。

但真會如此嗎?

因為茅臺一季度財報全文只有7頁,并沒有太多其他數據披露。答案還得從過往年報數據中進行推敲。

3

要回答上述問題,我們還得從最基本的量與價入手。

1、量

據年報披露,茅臺酒銷量為34562噸,比2018年的32464噸增長2098噸,增幅為6.46%。

茅臺酒是一年釀造,4年窖藏。2019年的銷量對應的是2015年的產能,為32179噸,比2014年和2016年的產能均少6000噸。

按照以往的慣例,每年出廠的茅臺酒占4年前生產酒的80%,剩下的20%是揮發、勾兌酒用、世世代代留存下去。按照該比例計算,2019年理論銷量為25743.2噸。而實際銷量為34562噸,基本消化了此前幾年流傳下來的庫存茅臺酒。

券商預測,當前庫存茅臺酒可供調節的量不足1000噸。2020年茅臺酒銷量對應2016年,而2016年產能為39312噸,按照80%來計算,相當于可供銷售的量為31449噸,加上至多1000噸庫存酒,相當于共有32500噸可供銷售。

這樣來看,2020年茅臺酒的銷量基本不可能再度增長(實際可能還要下滑)。以上推算,也有可能存在計算比例等方面的誤差,但不妨礙判斷。

2、價

要實現最基本的10%的業績增長,茅臺的辦法只有提價。這里會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我們平常聽到的提價,另一種是加大直銷渠道,變相提價。

2000-2012年,茅臺酒出廠價一共提價了9次,零售價上漲了8倍。而2013-2017年,出廠價維持,零售價回落。后由于2018年1月將出廠價提升18%至969元,零售價1499元。

1月20日到現在,茅臺的市場價走了一個V。1月20日之前,茅臺的一批價大概是2350-2400左右,3月中旬最低跌到了1930,隨后開始回升,到4月中旬,已經回到了2265元。

總之,不管市場價怎么變動,均要遠遠高于官方零售指導價和出廠價。茅臺酒供不應求,2年沒漲價了,實在沒道理。

從去年開始,在豬肉價格的帶動下,CPI已經連續7個月處于3及上方。總之,通脹的壓力不小。如果茅臺提價,其實對于CPI整體提升的影響會很小,但茅臺是新聞素材獵物,容易被放大炒作。在CPI高企的大背景下,茅臺作為國企,會有牽絆與壓力。

(來源:統計局)

2019年,茅臺直銷收入72.5億元,同比增長65%,占酒類業務營收比例的8.5%。不過,該收入是混雜了系列酒的,并不清楚茅臺酒的占比。

(來源:周末君)

但我們可以從過往的數據進行對比分析。2019年的8.5%比2018年高出2.5個百分點,但比2016-2017年還要低一些。并從直銷單價來看,2015年(當年出廠價819元)、2016年(當年出廠價819元)、2019年,三年較高,可以得知茅臺酒的占比相對會較高。

去年下半年開始,茅臺先是與Costco、物美、華潤萬家、大潤發等線下商超合作,之后又聯手天貓和蘇寧易購等線上平臺,以1499元的官方指導價銷售飛天茅臺。據媒體報道,四季度直銷渠道便投入了1000噸。不過,更早一些,也有媒體指出,茅臺去年前三季度直銷酒的量并不比2018年多,四季度也就1000噸,這還是清理了610家經銷商之后的量。

這跟2019年初公司宣稱1.4萬噸的目標量相去甚遠。

但整體似乎也看不出茅臺在大力調整銷售策略——發展直銷。不過,今年一季度繼續清理經銷商,以及一季度直銷增速從65%提升至77.5%。看得出,茅臺有一定意向想要繼續加大直銷渠道,相當于變相提價。不過,這還要繼續跟蹤觀察多幾個季度才能確定策略的調整。

綜合量與價,茅臺今年要實現最基本的10%的目標,會在提高出廠價或加大直銷渠道方面做出選擇。這需要進一步觀察。不過,市場最近漲得如此歡快,提價先按表不說,對于茅臺加大直銷渠道持有非常樂觀的預期,但就上述分析而言,也不一定能加大多少。

4

茅臺無疑是A股商業模式、盈利能力最佳的代表之一,非常受到國內外機構以及價值散戶投資者的擁簇。

截止一季度末,陸股通(外資)為茅臺第二大股東,持有比例為8.02%,比2019年末小幅減持0.13%。另外,第7、8、9股東均小幅增持了。

(來源:Wind)

另數據顯示,貴州茅臺融資余額的高點出現在今年1月3日,一度達到138.24億。至4月24日,其融資余額已經降至94.59億元,相當于超過三成的杠桿資金選擇了離場觀望。

(來源:Wind)

茅臺股價大漲之后,市場相對變得謹慎一些。

另外,當下茅臺的動態PE為37.3倍,處于估值區間上限,也位于最近10年的估值高位區間。當下的茅臺,確實不便宜,甚至可以說小有泡沫,但業績確定好,市場還是喜歡。對于沒有頭寸的朋友,現在的價格或許更應謹慎一些,本已持有的當然可以繼續持有。

(來源:W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