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零售股的走勢有些分化,家家悅在不斷上漲,少有調整,高鑫零售小調了大概10%,而作為生鮮龍頭的永輝超市則大幅調整了20%。我最近聽了永輝超市的股東會錄音之后,寫了一篇文章簡單談了一下看法。我在2019年年底因永輝超市逐步退出燒錢的線上業務而買入永輝超市,而在這次股東大會上,張總的總結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到位的,唯一讓我比較擔心的還是云創業務到底會燒多少錢,會不會影響主業發展。

永輝超市歐亞集團其實都屬于零售額,但我買入的邏輯是頗不相同的。對于永輝超市,我最看重的乃是其生鮮零售龍頭的地位,而對歐亞集團,則主要是公司將費用成本化壓低了利潤,以及巨額的自持物業的重估價值。

很多人都說,零售股是個苦逼行業,利潤薄如紙,競爭無處不在。其實,和大家的印象完全不同,零售股其實是十倍股的搖籃,尤其在中國這樣一個迅速發展的偉大市場,更加如此。我之前貼過美國的前幾大零售股的股價走勢,具體忘了哪一篇了。大家有興趣,可以自己去找找看。

互聯網的基因:效率提升才是關鍵

很多人可能知道,中國的互聯網零售總額前幾年就超過了美國,高居世界第一。網上零售在總銷售額中的比重已經達到1/4,近期增速雖然下降了,但仍高于總體銷售增速,也因此其比重仍在提升之中。那么互聯網零售為什么偏偏是在中國能夠興旺發達呢?為什么不是互聯網普及率更高的美國呢?其原因在于,互聯網銷售與實體銷售實際是效率之爭

在互聯網零售興起之前,中國的零售額的效率是極低的。從生產廠家到消費者,要經過多個代理,層層加價。一方面生產廠家的東西賣不出價錢,進而掙不到錢。而另一方面,消費者買的東西性價比又很低,這又無法刺激消費欲望。互聯網零售對實體零售的沖擊,其實就是效率的沖擊。在互聯網零售之下,生產廠家可以繞過層層代理直接與消費者接觸,或者說賣家可以直接與廠家接口而轉賣給消費者。這使得網上銷售的性價比遠高于實體店。

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有體驗,2009年我裝修那會兒,在蘇寧電器的店里買LED的電視機,同樣品牌型號的賣9500元,而在京東上就是8000元,差1500元。我問店家:你們為什么賣這么貴?她就說:實體店總是要貴一些的。

這是店家的邏輯,并不是消費者的邏輯。消費者的邏輯就是:哪里便宜買哪里。

也因此無法壓縮成本,以最高性價比賣給消費者的商家,最后都被互聯網零售擠兌關門了。而活下來的實體店經過了互聯網的沖擊之后,整個產業鏈的效率也大大提升了。現在再去店里買東西,都是線上線下一個價了。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個體驗:互聯網的價格優勢已經基本消失了。

那么互聯網零售是否會取代實體零售呢?我覺得很難。甚至實體零售還可能反撲互聯網零售。互聯網零售適合什么呢?我覺得互聯網零售適合標準化商品,比如我常在網上買的火腿腸,只要品牌和口味是對的,唯一可以比較的就是價錢。另外我還喜歡在網上買那些笨重不好從實體店拿的,比如大米、食用油等。

那么實體店又適合什么呢?實體店適合非標準化商品,需要現場體驗的商品及服務。很多人都說電腦、手機更適合網上銷售,其實我覺得真是未必。去店里體驗一下手機,拿在手里的感覺和看網頁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價錢一樣,當場下單是必須的,為什么還要苦苦等上兩天呢?除非店里賣得更貴。當然,一些手機廠家可能會搞線下體驗,線上銷售。其實這個和實體銷售沒有本質的區別:我有時候買鞋子,他們說只有樣品了,新鞋子可以郵寄給我。我就答應了。唯一不同的只是我在店里刷卡了,而所謂的往上銷售是網上下單支付而已。類似的還有別的家電類產品。這些通過線下體驗店的方式或許是后續實體銷售的新模式,即線下店只負責引流,下單后全部交由公司統一快遞到家。

這里所不同的是,體驗店與銷售店如何進行平衡的問題。我認為核心還在于成本如何進行優化。所以我們也不要小瞧了實體店的進化。

生鮮零售的大舞臺

而對于生鮮這種非當面交易就無法保證滿意的商品,親自動手其滿意度絕對比別人代挑要高出許多。并且生鮮的單價低,購買頻次高,客單價不高,運送成本還高。生鮮銷售的特點決定了互聯網銷售沒有任何優勢可言,只可能作為一些長尾銷售的補充。比如說,我經常在淘寶上買一些比較稀少的水果,這些在超市和菜市場很少能看到。

生鮮的這種現場體驗感要求極高,需求又十分急迫的商品,其實只適合實體銷售。但在實體銷售上,又衍生出到家業務。到家業務,貌似就是前段時間叫囂的什么懶人經濟,其認為人們越來越懶,所以上門服務是趨勢。人有沒有越來越懶我不知道,我反正看到送快遞的小伙子們為了掙錢特勤快。

2012年時王健林和馬云有個1億的賭約,就下面這個視頻。

現在來看,2022年互聯網零售額是不可能占到1半的,以后我認為也不大可能有。

從賽道上來說,永輝超市家家悅很聰明地選擇了生鮮零售這個賽道。我之前一直在關注家家悅,這家公司其實挺優秀的,我在觀察它能否真正走出山東。永輝超市已經走向全國了。

為什么是永輝超市家家悅

永輝超市家家悅之所以能夠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這兩家公司都是以生鮮銷售為主打,通過提升渠道效率來壓降成本,通過提供有競爭力的生鮮產品來獲得巨大的客流量,并帶動其他商品的銷售進而引流。

在剛剛過去的永輝超市股東會上,張軒寧承認當前的生鮮新零售對永輝超市的競爭力有所侵蝕,但尚未傷及根本。他在說什么呢?說的主要是這些新零售的銷售對實體銷售有所分流,使得坪效有所降低。

但新零售為什么會對永輝超市形成分流呢?

因為便宜!

他們如何能賣得如此便宜?

因為他們在燒錢,不但不賺錢,還虧錢,而且是大把在虧錢。

前幾天我提到過,虧錢的生意不是好生意。互聯網基因的根本在于效率的提升,而當前的新零售大把燒錢培養用戶習慣,形成客戶流量,其目的在什么呢?目的在于通過這種方式形成規模經濟。但我之前已經分析過無數次,配送效率有一個最低值,這會成為新零售的邊際成本。而這一邊際成本始終要高于高效率的永輝超市家家悅

我們換個角度,如果實體店也不為賺錢,而是像新零售一樣燒錢擴張,那么新零售還有沒有生存空間?只是現在大家已經中了互聯網的賭,愿意給這些新零售企業融資燒錢罷了。但無論怎么燒錢,最終都需要變現。你不盈利,如何變現?

兩家的經營同樣優秀

今天限于篇幅不展開太多了。我之前針對永輝超市的分析已經夠多了。這次只說一下幾個主要數據的對比,大家有個初步印象即可。

從經營業績來看,這兩家公司都堪稱優秀。在2017年之前,家家悅的營收增速要低于永輝超市,但在2019年時,兩者的增速已經基本一致。

銷售毛利潤率上,家家悅倒是異常穩定,而永輝超市最近幾年年年提升。但2019年永輝超市因為業務創新促銷加劇使得毛利潤率有所下降。

而從銷售費用率上來說,家家悅有所下降,而永輝超市則有所上升。總體而言,兩家公司當前屬于同一水平。

再看看管理費率。可以看出管理費率上永輝超市一直要高于家家悅。2018年由于有股權激勵,因此顯得更加突兀一些。總體來說,永輝超市要略高一些。

從應收賬款周轉來看,家家悅始終要大幅好于永輝超市永輝超市的應收款,也與其一系列的低效投資相關,增加了其應收的規模。

存貨周轉次數上,在2017年之前永輝超市一直要優于家家悅,而在2018年時,家家悅的存貨周轉速度有所提升,而永輝超市有所下降。到了2019年,兩家公司都出現了下降,而永輝超市下降更多。其實這次下降,可以說是2020年的春節比較早,也因此它們在2019年年底囤了不少貨。而永輝超市的大店在2019年四季度集中開業,由于營收貢獻較少而降低了周轉次數。總體來說,兩家公司的存貨周轉屬于同一水平。

2020年值得期待

家家悅開始了全國的擴張,且通過合伙人在擴大各店的經營自主權。而永輝超市則在反思供應鏈管理過去一年里過度放權造成的效率降低。能夠不斷發現問題并加以改進,這是優秀企業所具備的品質。

2020年我們應該期待兩家公司供應鏈效率的進一步提升:伴隨存貨周轉率的提升,成本的下降,毛利潤率的提升,費用率得以控制,燒錢規模減少,利潤率得以提升:綜合競爭力更強。

永輝超市當前尚未找到小店的成熟的盈利模式,目前正在探索。而家家悅在山東之外的擴張還需要觀察。2020年,兩家公司很可能會出現讓人欣喜的變化。

兩家公司走勢的差異讓人摸不著頭腦,或許在于最近永輝超市對過去失敗的投資,盲目的擴張及低效的管理的反思比較公開化。這其實是好事,暴露問題就是好事。

結語

每次都有人問我買了某股票沒有,賣了某股票沒有。我再說一次,我的持倉沒有變化,還是1月初買的那些。最近幾個月有點零花錢買了幾萬塊的零散股,其中就有大約500股的家家悅,是和永輝超市一起買的。只不過這個倉位實在是不大,所以一直也沒怎么提。我記得之前還和別人說過,萬科A保利地產寧波銀行我都有一點點。我這一點點,更多是為了讓我能保持關注用的。

建議大家還是要分散持倉,這樣不至于在股票大跌之后壓力太大。最近的大盤行情走得過于極端,這還是源于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重創,而人們的悲觀情緒無法在短期扭轉所致。我覺得真要扭轉恐怕需要一個契機,一個特定契機。我們可以看到,當前國際油價已經從低點上漲四倍了。5月份中國的發電量已經實現了正增長,這些都是非常積極的信號。隨著積極情緒的積累,市場會逐步發現這些被冷落的優質股的,只是大家需要一點點耐心。